凄凄凉凉和风味

【鸣人】我从鬼变成人,回到了木叶村

无欲无求鸣
折磨太久,等待太久,寂寞太久,闭嘴太久。

鸣人很无奈。

超级无奈。

他就这么看着天。

——这是终焉谷吧。

他身旁是佐助

鸣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夭寿啦,他手呢!

不要怪他太大惊小怪。

在地府里一个鬼等个千八百年你也会忘了以前的事的。

鸣人觉得自己应该晕过去的。

于是他晕过去了。

好多人觉得醒来的鸣人变得有些奇怪。

比如认人这件事。

“……你是,我爱罗?”

我爱罗开始担心这次战役是不是让鸣人伤到了头。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鸣人进了医院又做了一次脑部检查。

鸣人觉得麻烦,可难得有这么关心他的人。

检查出来,说是脑袋磕着了。可能造成了记忆混乱。

于是,接下来没有谁能够再去探望他。

一切无关人员都被傀儡挡在了外边。

我爱罗其实是想亲自上阵的,奈何他现在是风影,他还要回去照顾他的国家。

鸣人躺了一天的尸就受不了了。

他看着在屋檐上守着的傀儡。

“你下来。”

傀儡下来了。

“你回去,我要找事做了。”

傀儡不肯。

“你再不走,我就打你了。”

最后鸣人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因为一路上都有人目光诡异的盯着他——和他身后的傀儡。

傀儡很委屈。

它也不想的。

可是这里的土又不像沙子那么容易钻。

最后它被鹿丸打包送走了。

鸣人想着它这么闹腾,觉得还是活着好。

下一秒他不这么想了。

读书是鸣人痛苦的源泉。

他已经读过一次了,不想再读第二次了。

鸣人知道,这是在为他担任火影做准备。

“卡卡西老师。”

“嗯。”

“让宇智波佐助担任下一任火影吧。”

“……嗯???”
卡卡西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这些臭小子一天天的在想些什么?

“鸣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人呢?”

卡卡西越来越看不透弟子的心思了。

鸣人说完那句话就溜了。

留下来功课起码会增加一半的说……

鸣人突然想去去看看影壁,还有好色仙人的墓。

晚上的时候,鸣人做了噩梦。

他看了怀里的卡卡西人偶一眼。

“……谁啊,大半夜……鸣人?”

面前的鸣人穿着睡衣顶着睡帽左手卷着铺盖,右手搂着一个娃娃。仔细一看还挺熟悉。

“卡卡西老师,我做噩梦了。”

卡卡西放人进来。

鸣人的动作很迅速,卡卡西才把房间灯打开他就已经钻在被窝里了。

卡卡西:……

卡卡西迷迷糊糊的,听到鸣人叫他。

“说。”

“死了太久,但却轮回不了怎么办?”

“??”卡卡西醒了。

佐助走的那天,鸣人在树那里等他。

鸣人隔这么久才看到他的模样,他决定擦擦眼再看佐助一遍。

佐助走到他面前,措不及防。

“佐助,你的发型怎么这么丑。”

宇智波佐助:……

卡卡西和小樱开始思考两人怎么连离别都要动动手。

他们完全不知道鸣人这句话带给佐助的暴击是99+。

哦,血条总共100。

宇智波佐助走在路上,特别想给之前的自己来一拳。

这种像是小孩子被挑衅的动作他怎么还做的出来。

走着走着,他不自觉溢出一丝笑。

一只鹰从他头顶的高空掠过。

此时霞光万丈,绿涛攘攘,佐助的袍子猎猎作响,光明在前方。

关于波风面麻想称霸世界的那件事

在波风面麻3岁的时候,他挂在三角树上的新年愿望就已经变成了“称霸世界。”

可是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他在书里看到无数目标为“称霸世界”的人失败了。于是5岁的他,将新年愿望变成了——“控制世界。”

在趁着面麻熟睡后,一脸紧张偷看自己儿子新年愿望的水门和玖辛奈十分无奈。

他们又要找其他的书来阻止儿子的伟大愿望了。

征服世界这种豪情壮志倒是可取……可是宝贝儿子,这样的目标很危险啊!

不如改成“统一大陆”好了。

在水门和玖辛奈流着面条泪,咬着小手帕凑在一起商量对策的时候,卡卡西成功的吸引了面麻的注意力。

“卡卡西哥哥……抱。”

“卡卡西哥哥,我们去玩儿这个吧。”
……

至此,水门和玖辛奈在面麻心目中的排名下降到了第二。

面麻甚至央求玖辛奈做了一个卡卡西布偶,每天抱着睡!

作为一个儿控的爸爸妈妈怎么甘心自己的儿子被其他臭小子套走!

虽然是看着长大的卡卡西。但是……但是!那可是他们的儿子啊!他们的儿子那么可爱,怎么可以不最爱自己的爸爸妈妈!

撕心裂肺状.dpg


…………
写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这和剧情完全分割了啊!干脆独立成篇,以后看哪篇文章合适就又塞进去。

关于这天鸣人想爸爸妈妈的事

就像鸣人不理解那些拥有父母的人为什么还要和最疼爱他们的人吵架,小樱也不理解鸣人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这个虚假的世界。

“为什么啊,鸣人?”

“为什么……”鸣人想起了无条件相信自己的玖辛奈,想起了暗搓搓和自己爆料“血红辣椒”外号的水门,想起了他过去日日夜夜无数次想象自己拥有父母的情景。

他该怎么回答原因?

“……对不起,小樱。”

小樱闭上眼,她听着鸣人的脚步声渐渐变小。

鸣人终究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有爱他的父母如何。他们爱的不是鸣人,是“面麻”。

他真正的父母,早就已经去世了。

鸣人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酸的。

他头往上抬,拼命眨着眼。耳边又回荡起小樱的父母是有多惊喜找到她时的话语。

“可恶!”眼泪终于止不住,滑落下来。鸣人转身隐藏在路灯无法照耀下的阴暗处。头顶着墙壁,左手掩盖着自己,右手握拳已经止不住的往墙上砸去。

弧度越来越大,左手也无法挡住自己的泪水。
“为什么啊……”

眼圈红红,神色恹恹的鸣人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习惯性的说道:“我回来了。”

低头瞧见地下亮光的鸣人同时听到伊鲁卡欣喜道:“鸣人,你终于回来了!”

鸣人呆木木的,被伊鲁卡拉到客厅。

“今天你的生日……我买了蛋糕。”

见鸣人不说话,刚刚开门时的声音也没有一点活力,伊鲁卡不禁有些担心是不是今天的事情鸣人太在意。

他也应该想到的。他们都是拥有过相似过去的人。

“鸣人……”伊鲁卡刚一开口,鸣人就扑上去,死命的圈着他。

“伊鲁卡……老师……为什么,我没有父母……”他的眼泪像滚动的珠子,大颗大颗的流。

“我也想……和,爸爸,妈妈说话……撒娇……吵架……”

“可是我,甚至,才知道他们叫什么……才知道,我从小,看到大的,影壁……是我爸爸。是我爸爸。”

“为什么,是我……”

伊鲁卡无言的拍着鸣人的后背。

还是个孩子啊。

什么意外性的第一忍者、木叶英雄,他还只是个孩子。

待鸣人抽抽噎噎,终于能平复自己的情绪时,他的眼睛已经肿的像个核桃了。鼻子也红红的。身边还有一大堆的纸。

然后,他用还带着因为哭而声音变得沙哑的腔调说道:“伊鲁卡老师,谢谢你给我买了蛋糕的说。”

“我还是,第一次,别人专门给我买蛋糕。”

鸣人还是有些语无伦次。

伊鲁卡摸摸他的头,说:“鸣人的朋友越来越多了,以后他们会给你过生日的。”

鸣人想了想那个画面,觉得还是挺开心的。

“那为什么,他们今天不会给我过?”

“……”伊鲁卡扶额,鸣人还是鸣人啊,他僵硬的转移话题:“鸣人你看,这个蛋糕你喜欢吗?”

“非常喜欢!”

“现在你肯定也饿了,要不要插上蜡烛许愿了?”
“不要。”

伊鲁卡:??难道这蛋糕太丑?

鸣人很认真的说道:“这是第一次有人在我生日当天给我送生日蛋糕跌吧哟,我想把它保存下来。”

蛋糕你想怎么保存啊?

伊鲁卡已经接不下去话了。

鸣人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奇葩了,伊鲁卡老师的脸看起来都有些奇怪了。

“那老师,我们还是吃掉它吧。”鸣人摇着伊鲁卡的胳膊,说道。

伊鲁卡听着鸣人闷闷的话,又看到他还红着的眼眶。拼了老命想了一个主意。

“鸣人,不如我们把它拍下来?”

鸣人顿时想到在那个世界里厚厚的家庭相册。

“好啊!”他愉快的接受了。

又是一个艳阳天。

出任务回来的鸣人到了村子门口。伊鲁卡已经在那里等很久了。

“伊鲁卡老师!”鸣人惊喜的走了过去。

“喏,这是照片。”

小樱和卡卡西见鸣人拿着宝贝似的拿着那些照片,不由得心里有些好奇。

“拍得什么啊这是?”

听到声音的鸣人一边做出防备的姿势一边将照片往自己兜里塞。

“我先回家了的说!”

“什么啊,这家伙!”

小樱心里痒痒的。

伊鲁卡笑笑,“只是些照片。”

“我也知道是照片啊。”

小樱有些郁闷。

“卡卡西老师,你就不好奇吗?”

“嗯?好奇呀。”卡卡西笑眯眯的。

“还真是看不出……”小樱吐槽。

“嘛嘛。”卡卡西摆手,他望向天,看着浮动的白云。

“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呢。”









写作缘由:

听到楼下的女孩一直咒骂自己的家人死掉+被被车粉身碎骨再加断绝关系大礼包,你别说话,再说我连你也不认三等奖,我太阳你娘亲八等奖。还有钱为至尚小礼品。我忍不住从面麻写到鸣人。

我甚至还想给她一jo肩。再附送一句话:“你家仙人板板晚上来找你了。”

本来是想写个女孩让7班成员见识到鸣人的怒气的,结果一下子写到我想吐槽的忍者之路了。大概的剧情我还记得,再具体的剧情只有关于鸣宝的心情那些地方了。

下次一定要写个社会主义改造文【鸣宝的微笑】

【佐鸣】

下雨了。

又下雨了。

这雨已经连绵不绝下了一星期了。

潮湿又闷热。不知道有多少等着出去约会的情侣们骂着这天——淦!还期望来个花前月下,顺势就……

咳。

鸣人拨动白瓷盘上的蛋。用手把它滚过来,滚过去。

一个人坐在了他对面。

“还吃不吃了。”

“当然吃啊!”

那人身上淌着水。

“佐助,你回来之前也不放咕咕回来。”

佐助从怀里拿出一只笼子。

笼子很小,里面的鸟儿自然也小。

“笨蛋。这里下了七天的雨了。”

“嘿嘿。”鸣人很高兴。

“找到他了么?”

“嗯。还知道他下一个目标了。”

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

店里的人很少,外边的行人也很少。

他们听着雨声。

“先回去洗个澡。感冒超级麻烦的说。”鸣人回忆起了之前的惨状,眉头都皱成一团。

“我可没见过你这个笨蛋生病的样子。”

“因为你不在村子里。而且我说的是你。”

佐助以为鸣人在暗指他离开村子的事,说:“钱给了吗?”

“没。你不要点东西吃?”

最后鸣人打着伞,佐助拿着东西回家了。

外边雨声,里边水声。

鸣人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继续在桌子上写写画画。

咕咕停在鸣人头上,模仿着鸣人的动作。

唉,还是逃不过写字的命运。

鸣人哀怨。

不过想到这会换来的结果,鸣人又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连手速都翻了一倍。

咕咕也烦了,飞到栖身的枝丫上睡觉。

佐助出来,坐到鸣人旁边看了一会儿,嘲道:“字还是这么丑。”

鸣人脸颊一鼓,“你来的说!”

佐助冷哼,起身拿起食物吃了起来。

闻到一股番茄味儿,鸣人想到种的番茄还在木叶丸家里。

“明天去拿番茄……”

“你说什么?”

“家里的番茄木叶丸在照顾。”

“哦。”佐助咬了一口手中的东西,吞下。

又道:“明天把它拿回来。”

“嗯。还有一些在卡卡西老师、小樱、鹿丸、丁次、井野……”

佐助听着脑仁疼,“你种了多少番茄。”

鸣人眨巴眼,“也不多。”

“你要把我们认识的人全部数一遍。”

“嗯,我爱罗那里没给,太远了。”

“你……”佐助意识到什么,抬起手弹了弹鸣人的脑门。

“好痛的说!”

“下次种在家里。”

“种在家里根本活不久!”

“雇其他人!”

“我们两个都是穷光蛋,雇谁!”

“雇我!”佐助咬牙切齿。

“你有时间找别人,不如找我!”

咕咕似乎被这深沉的怨念的惊醒了,展开翅膀飞到鸣人头上。

“咕咕。”

鸣人一脸奸相,他秉着“不气宇智波就不是漩涡家”精神,开口说了今天晚上倒数第三句话:“佐助……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啊?”

佐助冷笑:“鸣人,你今天还没洗澡吧?”

鸣人一个激灵。

佐助手指已经闪过蓝色的光电。

“你冷静,佐助。你干什么!——”

雨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水帘子一直挂在屋檐上。

今晚祝君愉快。

天气:雨

【鸣中心】没有鸣人_1

他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除了自己和大地,他触摸不到任何东西。他可以随意飘浮,还能穿过大树。最能证明他不一样的地方是:没有人能看得到他。

他当然无聊。每天他都会跟在某些在一起玩耍的孩童身边。

看他们笑。

看他们说话。

看他们玩闹。

再看看自己。

为什么,自己只有自己呢?

为什么,没有人看见他呢?

这样过了多久,他不知道。

他无法离开这里,他只能待在这里。

一个人。

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也不会有谁来告诉他。

实际上,他根本不识字。

连给自己取个名字的能力都没有。

他有充足的时间到处飘。

飘进一户人家。

“宝宝乖哦。”

他眨巴眼,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对着自己肚子说话。

后来见多了,知道。

哦,和他一样的东西都是这样出来的。

这个东西,叫做“宝宝”。“宝宝”会有“爸爸妈妈”。

自己和他们一样。

那为什么,自己没有爸爸妈妈呢?

一个人的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蹬在地借助力飘在空中了。

这天,他可以碰到一个东西。

他试着戴了上去,然后蹬地。

可是,他没有飘起来。

我爱罗很突兀的接受了现在的处境。

他的视线模模糊糊,口中只能发出婴儿般的喊叫。

然后,他听到:“我爱罗,我的孩子。”

三十多年,我爱罗第一次亲耳听到母亲对他的话语。

这下,我爱罗完全能像个刚出生的孩子那样哭泣起来了。

哭他的母亲。

哭他的朋友。

最后,带着不可置信沉沉睡去。

醒来,我爱罗的母亲已经不在身旁了。取而代之的是砂子。

上辈子我爱罗幼时最仇恨的东西之一。

我爱罗又想起他唯一的朋友,漩涡鸣人。

这一次,我爱罗希望自己能成为漩涡鸣人的第一个朋友。也希望,救下那人。

在一日复一日被周围的人伤害当中,我爱罗默默修行着。

实力再强点,总是对鸣人有利些的。

鼬总觉得哪里不对。

进门,并没有往常的迎接。

“鼬回来了。”

“母亲。”

“佐助那孩子出去了,说是一会儿就回来。”

“哦。”

“……哥哥。”

一开口,鼬就察觉到什么。

按照以前的模式应该是这样的:
鼬:我回来了

佐助【异常高兴,扑上去】:哥哥,欢迎回来

从来!

弟弟从来没用这么冷淡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

“佐助。”

鼬的手刚刚要擦过佐助的发丝,佐助就自己上前
一步,对美琴说:“母亲,我在外面玩的有些累了。想要先去睡觉。”

“哦哦。那晚饭呢?”

“下午在外边吃了3个团子,还没饿。”

“嗯。不过要刷完牙才能睡哦。”

“知道了。”
……

被无视了。

这是鼬唯一的感受。

美琴也觉得今天的佐助奇怪的很。

“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吗?平常看到鼬立马就精神了。”

“不知道。也许佐助是在外面玩儿累了吧。”鼬垂下眼帘,决定待会儿去佐助房间里看看。

可敲了门,正准备开门而入的鼬却被拒绝进去了。

“哥哥,我很困了。”

“……是嘛。那,晚安,佐助。”

鼬又等了一会儿。

连句晚安都没回。

鼬有些忧伤。

这就是所谓的青春期吗?果然和以前的佐助不一样了。

佐助躲在被窝,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正在疯狂脑补。

他现在心里可以说是存了十万个为什么。

这是真的世界吗?假设这是真的那为什么完全没有鸣人存在的痕迹。

而且,这个时间……

是宇智波一族被灭前一年。

不论是幻境还是现实,这个时间点总是让他不爽的。

还有,鼬。

佐助闭上眼,脑海浮现出那一刻:“佐助,我永远爱你。”

宇智波佐助的哥哥,还在。

忍者也是会有庙会的。

庙会,意味着要出街。出街,意味着出门。出门,意味着在路上可能遇到总总麻烦。

而奈良鹿丸,平生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麻烦。
那里聚了一大群人。

按理说,鹿丸平常会离这种事十万八千里远的。但今天晚上似乎很特别。

凭借着自己小孩子的个头,他很容易就挤进去了。

这是一家面具店,老板正抓着一个戴狐狸面具的小孩。
“把面具脱下来!”

“不!”

“脱下来!”

“不!”

“你不付钱,又想拿着我的面具跑掉?”

“这是我的!”

“你的眼光倒好。这是我店铺的最贵的。”

鹿丸看了一眼老板后边的面具,心下已经了然。
这就是讹财。

“大叔。这个狐狸面具多少钱啊?”

“额……一万。所以说这个可贵了。而这个小鬼又想偷掉它!”

“这是我的!你放开我!”

“这么贵。那大叔你平常把它放在哪里的?”
“当然是仓库。”

“哇,这家店的面具这么多?”

“哪里有仓库?”旁边人嗤笑。

“老板,你不会是故意诓这孩子的吧。”

“这里可是临时搭建的,哪里有仓库?”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那骗人的老板编出几句话后便答不上来了。

手渐渐松开。

鹿丸看见那孩子像一团雾,飘进人群后就不见了。

鹿丸转身。

“啊啊,真是麻烦死了。”

鹿丸以为这是一个麻烦的终结。错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38条鱼了。你们想要什么吃法?”

“我不想吃鱼了……”鹿丸有种呕吐的欲望。

自从那天过后,他家的餐桌,每天早上就会躺着一天鱼。

刚开始还挺高兴的。

后来……

“呕。只要不吃鱼,什么都可以!”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鹿丸的呼唤。这天,他家的餐桌上——多了只昏迷的松鼠。

鹿丸无法形容和一只松鼠对上眼是什么感觉。
最后,那个吓得厉害的松鼠被放生了。

“不用感谢我了,什么都不要送了!”

愿上苍听得见鹿丸悲痛的喊叫吧。

【一】鸣子和鸣人互穿

  没有谁会想自己莫名冒出个儿子的。

鸣子还和天天小李组了个黄金三人组。

一脸懵逼的鸣子九尾化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了解完背景的鸣子又开始坐在办公室,勤勤恳恳的工作。

至于她那个“儿子”还是交给这个世界的他吧。这可是家庭问题。

她又想了想自己以后结婚要是面对这些破事儿一定会后悔结婚的。

她又露出嫌弃的表情。

不过这个世界的工作怎么这么多?鸣子在不明不休几天且放出无数个分身后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

鸣子和鸣人相比,她很少笑,也更加寡言。不明所以的人们又以为“鸣人”和以前那次一样,又把
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

在众人第38次向鹿丸打探消息的那天,佐助回来了。

当时鸣子还在加夜班。

“佐助?”鸣子总能猜到是他来了。

两个世界的佐助都很忙啊。

“鸣人。”佐助觉得哪里不对,他手里还拿着一件衣服。鸣子看上去挺眼熟的。

“你……”

“我是鸣子。”

鸣子拿出一张纸。

佐助接过来默默看完,又递了回去。

“这个衣服。是鸣人的?”

“嗯。”

“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儿子……”

佐助不愿再说。

鸣子没有那么强烈的追问心,她见他不愿说,便提起公事。

“虽然‘我’不在,但你也可以告诉我。”两个世界的目的差不多一致。

鸣子少了份活泼,谈完公事,办公室里静的可怕。

“你回去吧,她们见到你会高兴的。”

“太晚了。”

“的确,三点多了。”鸣子看了眼表。

“佐助,去那里躺一会儿吧。”

“嗯。”

关于鸣人消失的消息也仅有几个人知道,其中包括日向雏田。

知道归知道,可她不能说啊。

几乎在办公室里安家的鸣子,又被漩涡鸣人的儿子来找茬了。

“混蛋爸爸,你要是忘了妹妹的生日我绝对饶不了你!”

鸣子开始觉得另外一个自己怕不是养了个什么魔王出来。这父子关系怎么这么僵硬?当年她看鹿丸丁次就和他们的爸爸关系挺好的啊。

女孩子喜欢什么玩意儿她还真不知道。于是她就
做了个小九喇嘛出来。

“看,九喇嘛。这个你是不是很可爱?”

九喇嘛看了眼幼年版的自己,嗤道:“能说出妖狐可爱的话就也只有你一个人了。”

鸣子不语。

这次生日过后,鸣子的耳根子清净多了。但她的多日不归家及对那个科学怪人的拒绝又让博人搞起了幺蛾子。

鸣子很烦,她想改革。决定具体方案就在中忍考试后颁布,谁管她是不是鸣人,再这么下去,我
爱罗都认不出这个憔悴的人是谁了。

这次中忍考试的地点在木叶村,其他村子的影都会过来。

不过,望着这个发型的我爱罗,鸣子几乎快崩溃了。

“我爱罗。你的造型师,是谁?”

我爱罗:???

博人前几次都通过考试了。鸣子很开心。

“鸣人在这里就好了。”

鹿丸知道鸣子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等他回来,就告诉他。”

该博人出场了。

鸣子坐在上面关注着博人。

比赛进入到后半场。

博人是个天才。鸣人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经历,不由得更生气。

漩涡鸣子对待忍者考试这种神圣的东西从来都没有过一丝一毫的作弊想法。

漩涡鸣人也从未有过。

这是对于12岁的他们,这是为数不多能证明自己的方法。

“这并不是你作弊的理由。漩涡鸣人知道了一定会非常伤心。”鸣子失望极了。

这句话的漏洞她当然知道。

“我宣布,取消漩涡博人的参赛资格。”

全场哗然。

那个科学怪人出现了。

鸣子正准备把他踢到一边的时候,一个棘手的家伙出现了。

鸣子是没想到对方还能趁自己安抚博人的时候给了自己一脚。

直冲脑门。

面对对方的智障发言,鸣子简直气笑:“别开玩笑了,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力量!”

佐助望了一眼鸣子。

九尾模式下,鸣子也不能维持变身之术了。

“我从来都没见过爸爸拥有这种力量……不对!爸爸你怎么!”

“变成女的了!”佐良娜这下是真跪了。

鸣子听到这句话,哀叹。

待会儿要解释一下了。

九尾化的鸣子依旧飒爽。

可这里,实在是不好打。她也只能防御了。

“你照顾好他们。”

“……知道了。”佐助迷之停顿。

鸣子上前。

“九喇嘛。到了其他世界,也要表现出你的力量啊!”

“哼。小鬼。”

博人即便是当机,也不会放过鸣子这一幕的。

敌人的招式一出。整个世界就变得灰暗起来。

博人的视线也渐渐闭合了。

如果是爸爸,也会拥有这样的力量吗?

查克拉被掠夺的感觉恶心死了。抓她的人就不能选个其他方式吗?

鸣子对依靠别人就自己的想法一点兴趣也没有,即便是被困住,她也有办法挣脱。

封印之术给你点个赞。

鸣子下坠到地上,从怀里拿出发带捆住自己的头发。

“这里的空间足够了。”

她笑。

众人赶来的时候,鸣子很畅快。

很久没这么打一场了,在办公室里她快坐疯了!

最后一击,是用拳头结束的。

鸣子发誓,这样对方还不死的。她就去姓大筒木。

微笑.dpg

“你们来了啊。”

长发鸣子很自然的打着招呼。

“关于我的身份,待会儿会解释的。”

博人看着地上那些深坑,识相的闭上嘴不说话。

鉴于博人糟糕的表现。鸣子暂缓了改革。还给博人请了一个月的假。

光是表面,是理解不到做火影七代目的心酸的。

一个星期过去,博人已经坚持不住躺在沙发上吐魂了。

他看着鸣子一脸微笑的回答完记者的问题,开始疯狂吐槽。

真的没有人看出她两天没合眼了吗?

为什么她精力那么充沛啊?

爸爸,你回来别当火影了,绝对会猝死的!

“谢谢,博人。”

博人接过空杯,“待会儿去哪儿?”

“今天给你放假,找朋友去玩吧。”

“那你呢?”

“睡觉啊。”鸣子一脸理所当然。

博人无语。

“那你快去睡觉吧……你去哪里睡觉?”

“办公室。”

“那里能休息的好吗?”

“无所谓啦,那里都是我第二个家了。”

“不回家吗?”

博人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吧。

鸣子拍拍博人的肩。

“去吧。小葵肯定想你了。”

七天下来,博人的确成熟多了。

鸣人回来了,让他好好想想自己的应该怎么处理这些问题吧。这些东西,她可是写了很多留给鸣人。

至于她么,哪里都能睡。

现在,她想去好色仙人那里看一下。

带上一壶酒。

鸣子解除变身。

金色的发丝在微风中飘荡。

路人对待这个少见的金发美女频频回头。

“去看师傅之前,当然是要去一乐填饱自己的肚子。”

阳光不刺眼。

云很安静的躺在一起。

“老板,一份加大的叉烧拉面。”

天气:大晴

【设定】没有鸣人的世界

死亡的,灵魂体的小鸣人

被【……】的恶意杀死,憎恨此地,却又忘记仇恨,想要离开,却又无法脱离这里。

戴上捡到的狐狸面具可以具象化

众人穿的节点不一样,做的事也不一样。

他们亲眼看到鸣人为了世界失去生命。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鸣人。

天气:阴转小雨转阴

心情:成绩下来简直要炸了

【梗】黑久

个性:吸引、火焰

孤儿。被“师父”改造收养。

个性很强,善用策略。

虽然是“敌人”,却疯狂喜欢“Allmight”

大部分时候在暗中操作,出面极少。

和死柄木弔总是待在一起。

对杀人和破坏不感兴趣,讽刺的是却很快精通了。

做了数次案,一半是为了抓住Allmight,这次终于快要成功了,人却穿了。

对于目的失败黑久已经淡然了。
才怪。
他会把阻挠者找出来打一顿哦【有针对的】

被告诉为“无个性”,幼时快被杀死的时候被“师父”“救下”。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他是个性被“掠夺”了。再次还给他罢了。【试验品】

穿越的节点是绿谷他们第一次遇见“敌人”结束。被黑雾吐了出来【昏迷中】【失忆】

因为是被改造,身上有很多缝合,脸上大概没有。头发因为药物作用变成了黑色。

个性强,副作用也强啊【笑】

即便是太过迷恋Allmight,但“师父”完全相信自己自己的是试验品。

总是穿着连帽衫。

在死柄木弔咬自己手指时总会让他停下。知道他这是某种病症试着用磨牙棒代替。
【当然失败了】

有胃病,多餐少食【即使运动量大】

空暇时会和死柄木弔去商业街。经常买一大堆Allmight的东西多的让死柄木弔搬运。惹得他吐槽:“喂喂,这也太多了吧。”

两人经常一起打游戏。对“深海怪物快逃”这款游戏很是中意。

头发遮住了一只眼。

麻雀斑很可爱。

2018.5.18

天气:大晴

【梗】人设·鸣子

金发。长期短发。也会有双马尾、单马尾其他

相比于鸣人更加冷漠、冷静。对之前的人不重视不仇恨。

当上火影是为了减少世界上与自己一样的人。【被歧视。孤独没有朋友。没有家人。】

非常爱自己的家人【虽然从未见过面】

幼时缺乏人的照顾,不会梳头,直接胡乱用刀割掉。

上学之前有留过,被一群有预谋的小孩欺负时拽住了头发往地上拖。以头相撞逃了出去,边哭边把头发割掉。

之后阴影太大,不敢留。

伊鲁卡教过她梳头。对于鸣子,他相当于她的家人。

知道合作十分有用。

不热衷于打扮,数次被人以为是个男孩,最爱的事是修炼和去一乐

大雨,无粮。饿到吃毒蘑菇,痛晕过去后好了。被雷惊醒的。

被骂作“九尾怪物”后想过自己走九条尾巴的样子。

看到大鸟孵出小鸟后才思考自己有没有“妈妈”这个问题。当时她并不知道有这个名词。

也曾想融入别人努力过,被打骂的更惨了。于是她自己做了一个“朋友”,结果显而易见。

一度因为别人的伤害难以露出“高兴”的神情。和伊鲁卡发生矛盾和解后有所改变。

对别人的情绪非常敏感。

和山里的一些动物做了朋友,于是租的哪所屋子有各种奇怪的东西。

渴望有人类朋友。

进学校女厕差点给打一顿。【被认错为男性】

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被长大我爱罗和幼时救过的王子追求过。

决定结婚这种事退休再说吧。

对师兄姐有莫大的亲近感。

终究孤身一人。

长发名字+笑容十分有感染力。佐助脸红过。

佐助的离去和宁次的死是她心里永远的结。

被樱和井野当过情敌。

对自己前世是个boy很在意。

2018.5.18
天气:阴

【佐鸣】七代目·下

博人被吓醒了。
具体一点。是被吓得完全清醒。
“你是从哪里买的这种面具?”
鸣人“嘻嘻”笑了一下,他将手中面目狰狞的面具抛起来又接下。
“很有意思的说。”
“我才不觉得。”博人吐槽,他又瞟了一眼闹钟,有些痛苦:“现在才5点!”
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知道。”
“……”博人无言以对。
“向日葵现在应该还没醒。”
“不。”鸣人摇摇手指。
“向日葵已经在吃早餐了。”
“诶?!”博人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你不早点叫我。”
鸣人耸肩。
“我以为你会早点起来修行的说。”
“谁会这么早起来啊!”
“村里的人不都这样吗?”
“那是大人才这样呢。”
“谁说的,我小时候这个时候已经在修行了!”
“那都是过去了,现在哪个小孩会这个时候起来修行啊!”
鸣人和博人吵的厉害,佐助正在看桌子上的相框。
12岁的鸣人在里面比着V。
旁边是长大的鸣人的全家福。
“平常的父母会带自己的儿子去哪里的说。”鸣人眯着眼。
“向日葵,你有想和爸爸一起去玩儿的地方吗?”
“和爸爸去哪里我都很高兴!”向日葵牵着鸣人的手,开心极了。
“爸爸,为什么妈妈不一起去呢?”
“嗯,因为今天妈妈有事。”鸣人胡乱说了一个理由。
“哦。”向日葵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先去游乐场吧!”
“这个时候不会开门的。”佐助道。
“那去河里摸鱼吧。”
“……”佐助不想说话了。
“好!”向日葵倒很积极。
博人听了这个对话直翻白眼儿,不过只要妹妹高兴,摸鱼就摸鱼吧。
“七代目,爸爸,早上好。”
“osi,佐良娜。”鸣人挥挥手。
佐助点头示意。
“佐良娜,你怎么也来了?”博人有些意外。
“七代目邀请我的。”佐良娜道,她的脸上有些红晕。
“爸爸也在这里。”
“啊?佐良娜你说什么?”博人没听清下一句话。
“没什么。”
鸣人笑了笑,他突然把向日葵抱了起来,惹得小姑娘的惊呼。
“向河里出发!”
佐助见识过鸣人的烤鱼手艺,从小时候的一般到现在的精湛。
他摩挲了一下手指。
鸣人注意到这个动作瞪了他一眼,又走过来用胳膊肘抵着他,开始支使道:“笨蛋佐助快去弄些调味料。”
佐助的手抚鸣人的脖子,消失在这里。
“哼,我待会儿一定要把混蛋佐助踹到水里。”
鸣人背后开始燃起熊熊焰火。
“鸣……爸爸,你在干什么,快来!”博人见鸣人在那儿不知道在干什么。
“七代目,爸爸他又走了吗?”
“嗯,我叫他去拿调味料。”
下河摸鱼的过程中,鸣人并没有得偿所愿。
佐良娜太黏他爸了!
虽然向日葵也很黏自己跌吧哟……
鸣人鼓鼓脸颊,努力不让自己在孩子们身上吃醋。

鸣人给这个世界的自己,还有鹿丸带了两份烤鱼。
“多谢!我本来打算吃泡面的说。”
七代目眼睛闪闪的,整个屋子都亮堂些了。
“诶,日向不给你做吃的吗?”
“……想想觉得太辛苦她的说,而且我也不一定按时吃。”
鸣人:保温盒啊老兄,我都知道有这东西了。
鸣人对这个世界的自己表示了无语。
“嗨,鹿丸。这可是我烤的鱼哟!”鸣人洋洋得意。
“是是。谢了。”
“嘁,一点都不热情的说。这可是七代目火影烤的鱼!”鸣人闹情绪。
“…………啊~看看这鱼。多么细腻、光泽。啊~看看这鱼头,多么像我们的七代目那睿智的脑袋~✧”
“鹿丸。”
“嗯。”
“扣工资!”
——咚咚。
“我进来了。”
鸣人一听,头转向门那边。
“欢迎回来,佐助!”
离村几个月,以为七代目又整了什么幺蛾子的独臂忍者:“哦。中午好。”
“哇,这个世界的佐助!”
佐助扶额,单手拉着鸣人的后领。把脸快贴到对方脸上的鸣人拉了起来。
“佐助你干什么!”鸣人不满。他正在研究两个世界的佐助的不同之处呢。
“怎么回事。”宇智波佐助很淡定的望向正在吃烤鱼的七代目。
被注意到的七代目努力咽下塞满嘴的鱼。
“就是,其他地方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想了想他还补充道:“这个佐助的手没断。”
一旁的鹿丸决定开溜——赶在事情变得乱七八糟以前。
“哦。”然后他走向前拿出一个卷轴。
“这是最近调查到的。”
“嗯。”七代目觉得快被噎死,他捶捶自己的胸口。
旁边有只手递了一杯水给他。
谁啊,感谢他。
已经是白目状态的七代目赶紧把水灌了下去。
“得救了……谢谢啊,鹿……佐助?”
“还要吗?”佐助问道。
“不,谢了佐助。”
这个世界的两人商议事情,鸣人也不打算掺和。所以他就拉着佐助走了。
“真快啊。”鸣人嘀咕。
“你说什么?”
“没什么。觉得有些无聊。”鸣人撇嘴,然后他又变得惊恐:“佐助,你在发光!”
佐助很淡定:“这说明我我们可能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要离开了呀。”鸣人有些惆怅。虽然当火影一直是他的梦想,可是,上任那么多年还无休假,他还想和佐助一起多度假一会儿的说。
然后。他以一个绝对猥琐的笑容贼兮兮的揽过佐助的脖子:“Sa-su-ke,帮我一个忙呗。”

“尼桑,把电视打开。”
“哦。”博人坐在沙发上喝着水。
木叶娱乐卫视🍃
木叶纪年X月X日。
“据多个目击者称他们看到了木叶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接下来是目击者的采访。”
记者:“请你描述一下。”
目击者A:“你知道的,我们的七代目……”
【说话的同时配有图片。】
“噗——”
“尼桑你在干什么!”
“哈哈,葵,你今天想看的那个动画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转台。转台。”
“哦。”葵拿了一张纸给博人。
“尼桑喝水好不小心。”
“哈哈。哈哈。”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作业没做,葵你继续看动画。有事叫我。”
“好,尼桑。”
博人“噔噔噔”爬到了楼上,在一片混乱中打开了电脑。
“啊,果然不论是哪个世界老爸都是这么混蛋!”

以下是图片内容:
一片莹莹白光中,伟大的七代目火影正和他自幼时长大的伙伴亲的火热。

回到自己世界后:
“佐助,那个面具还在博人家里的沙发上。”
“我带着。”佐助把面具抛给鸣人。
鸣人接过拿起来转了转,又捏了捏。他用一种无比疑惑的腔调道:“为什么我们接吻的时候我没有摸到。”
永远无法理解鸣人脑回路的佐助:“……”